• <listing id="7tyzk"><dfn id="7tyzk"></dfn></listing>

  • 全天实时计划
    校長專欄
        XIAO ZHANG ZHUAN LAN
    做一個有信仰的教育者
    發布時間:2020-01-09      點擊次數:2542

    文 | 趙勇

    QQ圖片20200109143434.png

    人物小傳:趙勇,中學正高級教師,山東省督學,首屆齊魯名校長,教育部“國培計劃”專家,享受國務院特殊津貼?,F任山東大學附屬中學校長,先后獲“山東省創新教育先進個人”、“山東省教育國際交流與合作先進個人”、“山東大學2010年愛崗敬業十大模范人物”、“全國教育改革創新優秀校長獎”等榮譽稱號。出版《做有信仰的教育》、《青少年健康與發展研究》等專著,在各類教育期刊發表論文十余篇。

    從教34年,做了13年校長,心無旁騖地在一個地方做教育,攻破了一個又一個教育問題,一干就是一輩子,絲毫不知疲倦。

    其中,有兩件事讓我引以為傲:一件是與一群志同道合的人攜手做教育;另一件是每一屆從山東大學附屬中學(一下簡稱山大附中)走出的學生,仍然是一個陽光自信快樂、像“孩子”一樣的孩子。 

    為了學生學得會,我用盡了自己能想到的所有辦法

    兒時,我的夢想是通過努力從農村“考出去吃上白面饅頭”,世界給我的卻遠遠超出了夢想 。

    34年前,大學畢業我來到山大附中,那時還叫山東大學子弟學校。在居民區西南角的6間紅磚平房里,我度過了最初的從教時光。

    我是學校第一個地理專職教師,當時既教初中的地理課,又教高中的地理課,還兼著一個復讀班的班主任。自踏上講臺之時,我就要求自己:每上一節課都要準備到自己滿意為止。那時候,每天晚上備課到凌晨一兩點是家常便飯,為了備好一節課,我常去山東大學圖書館試圖窮盡所有相關資料,一節課的備課內容能寫完半個本子。備課時,我對著錄音機試講,反復講,反復聽,不斷打磨。別人談戀愛是看電影、到大明湖劃船。我和愛人處對象的方式是一起磨課,我站在講臺上講,同為教師的她坐在教室里聽,然后對課堂設計給出她的意見,我們再一起修改、完善。時至今日,我仍然保留著1985年的備課本,不舍得扔,雖然字跡斑駁,內頁泛黃,但仍能依稀看到當年點燈熬夜到凌晨的樣子。

    20世紀80年代初,教育設備簡陋,地理學科的教具更為稀缺,教學所用的地圖是行政地圖。但這并不影響我對教育教學的鉆研熱情,我開始摸索著做教具:我仿照大學里專門繪制地圖的桌子畫了一張圖紙,跑到木工廠一邊拿著圖紙一邊描述,請工匠制作了一張上面是玻璃、下面帶燈管的繪制地圖專用桌。我出去買來白紙,繪制了很多地圖,有的地圖只突出體現一個單一的地理要素,學生在地圖中能直觀地看到山川、河流的走向。

    到20世紀80年代末,有了反射式投影儀,新教具的出現讓我如魚得水,我立馬去教學儀器商店買來投影膠片,畫了幾百張投影膠片,每一張膠片上畫一個地理要素,幾張膠片重合在一起,讓學生可以清晰地看到各地理要素,看到地理位置、地形、氣候、河流、植被、土壤等之間的聯系,以及這種聯系對氣候、農業、工業、城市分布的影響。在講氣象學知識時,我制作了抽拉式可移動的復合膠片來分析成因;講地形圖時,我用廢舊報紙做成紙漿制作地形模型;講等高線時,我用伸縮杯子制作等高線地球儀……為了學生學得會,我用盡了一切我能想到的辦法。

    看我教學認真,愛鉆研,校長經常鼓勵我參加各種講課比賽。凡涉及地理學科的賽課,我都積極參加。上世紀90年代,我獲得了山東省講課比賽一等獎,獲評“山東省優秀地理老師”。

    如果不斷去改進教育工作,厭學的孩子會不會少一些

    剛工作時,我吃住都在學校,平日里還承擔著護校的任務?;叵肽切┠?,感覺恍如昨日:辦公室里隔出起居室,一張鋼絲床、一床被子是全部家當,餓了就跟傳達室老伯借個鐵皮爐,下碗面,加上兩片菜葉,如果能做個荷包蛋,那就是極大的美味了。有時備課到夜里1點,早上用來犒勞自己的烤地瓜總會被“饞嘴兒”學生“偷偷”摸走,讓我哭笑不得。

    一天晚上,學校里進了小偷,我一心想著學校的東西一件都不能少,憑著年輕一股子沖勁兒,赤手空拳把持刀的小偷摁在地上,送到附近的派出所。當時社會上的小混混兒來常騷擾在校學生,為了保護學生,我圍著居民區里的宿舍樓追這些小混混兒,逮著一個送派出所一個。時間長了,只要我在學校,社會上的小混混就不敢踏足學校周邊。

    從不放棄任何一名學生,我始終相信通過自己的努力能夠影響甚至改變孩子的一生。我當復讀班班主任時,班里一學生因為打架要被學校開除,我跑到校長辦公室哭著求校長再給孩子一次機會。時隔34年,回想當時的奮不顧身,當時的流血流淚,我總感到幸福滿滿,無愧于心。

    今天面對老師,我時常說,“你們正困惑的我都困惑過”。此言不虛。多年教育一線的經歷,我接觸到了因教育改變的家庭、因厭學誤入歧途的孩子以及焦慮不安的家長。多年后,當我從一名班主任、教研組長、團委書記、副校長,一步步成為校長,我才更深刻地理解教育,更能理解讓學生喜歡學校、讓家長滿意學校的教育教學過程,讓教師盡可能發揮所長的重要性。

    20年前的一個春日,一個學生離家出走了。那時網絡興起,一些孩子開始混跡于學校周邊的網吧。與一幫從未謀面的網友一起“沖鋒陷陣”,看似簡單的人際關系,花花綠綠的視覺效果,對青春期的孩子是極大的誘惑。我們要做的,就是找到這個孩子,并試著拉他帶到現實。我從學校附近的網吧找起,一家一家地問。我至今記得,潮濕悶熱、昏暗的房間里擺放著數十臺機器,坐著一群人看上去也不過是十幾歲的學生。在煙霧繚繞中,我從他們身邊走過,沒有人愿意抬頭看一眼。這對于一個教育者來說,是多么觸目驚心。

    我沿著馬路尋去,向西尋到齊魯醫院,向北尋到北園大街,偶爾進入城鄉結合部,三天兩夜未曾合眼。直到在一處網吧見他,與我的設想不同,他沒有愧疚,似乎也看不到家長與老師臉的焦慮和煎熬,只是帶著脾氣、撇著嘴,嘟囔著“不愿回去上學”。孩子找到了,隨之而來的,不是家長的感謝,而是連帶的指責與咒罵。孩子厭學了——所有的矛頭一瞬間都指向了學校。突如其來的責難,讓我第一次感受到難以言說的窒息。

    這樣的孩子并非個例,我還見過一聽到“上學”二字就習慣性肚子疼的孩子;我也見過父母與孩子像一對絕緣體的家庭……我想辦法走進這些孩子的內心,他們說,不愿意回家、不愿意上學是因為那里只有命令,沒有人聽他們說話,他們的想法不被理解和認同,而在那些大家眼中“不三不四”的人,卻能給他們學校和家里前所未有的尊重。

    我不斷去反思我們的學校教育:到底哪里出了錯?我想,如果教師能以學生的成長與發展規律為基改進授課方式;如果我們能設計出更加豐富、可選擇的課程;如果學校能夠敞開大門,加強與家長的溝通、交流、合作;如果我們更加注重學生內在能力的培養,建立一種科學合理的教育觀與學生觀,厭學的學生會不會少一些?教育,應該讓教師、學生、家長之間彼此成就,彼此享受生命的激揚。

    在這個布滿青苔的地方,我的教育夢想開始生發,我開始了數十年如一日的求索。

    QQ圖片20200109143546.png

    2006年,我正式擔任山東大學附屬中學校長,我將“教師發展的沃土,學生成長的樂園”作為辦學目標,希望“給孩子一個喜歡上學的理由,給家長一個滿意的教育教學過程,給教師一個專業自主發展的平臺”,讓身處學校這個大的生命場中的所有主體因此受益,共享生命成長。

    想達成這一目標,就需要一批有愛心、懂教育、肯奉獻、有思想的教師隊伍,需要家長成為學校教育的同行者。

    最近幾年,我與學校教師長談時,仍會有人談及一件舊事:十幾年前,為了整頓校紀,防止抄作業現象發生,我親自巡查,沒收了不少學生的作業本。當時,很多教師不解:堂堂校長,為何會管如此瑣事?

    我為什么要管?我管的不是學生,抄作業現象背后折射出的是“海量”重復、簡單的知識訓練性作業,忽視了學生個體的差異性,讓學生絲毫體會不到學習的樂趣,無法進行有思維的深度學習,更對全面發展有害無益。歸根結底,這是對教育規律的背離。

    教育貫穿師生校園生活的始終,可以很大也可以很?。耗隳炒翁幚硗瑢W矛盾的方法、某次夸贊、某次師生談話,都有可能成為觸動學生的契機,都有可能改變孩子的一生。如今,我們早已實行作業分層,成立了各科(類)項目組,教師不僅轉變了課程理念、教學思路,還真正做起了科研,研究起課題來,以學生發展為中心,不斷進行因材施教的路徑嘗試。而教育觀念的轉變,對教育理解的深入,已轉化為教師的教育方式、教學行為,繼而積淀成學校文化。

    每個問題孩子的背后,常常有一個不愿改變的家長。如何讓家長成為學校教育的同行者?這是很多教育者的苦惱。

    一次,順手拿起一本冰心譯的紀伯倫詩文集《先知·沙與沫》,正好看到一首小詩——《論孩子》,詩里寫著:“你們的孩子,都不是你們的孩子。乃是‘生命’為自己所渴望的兒女。他們憑借你們而來,卻不是從你們而來,他們雖和你們同在,卻不屬于你們?!蔽乙幌伦佑蟹N豁然開朗的感覺,多日積壓心頭的云霧一下子就散了。

    正如詩中所說,“你可以給他們以愛,卻不可給他們以思想。因為他們有自己的思想。你可以蔭庇他們的身體,卻不能蔭庇他們的靈魂,因為他們的靈魂,是住在‘明日’的宅中……”

    為了加強家長與學校的教育協同,每年9月新生入學后的第一次家長會上,我都會在教育理念上給家長打預防針:“感謝您信任,把孩子送來,但如果僅僅為了三年之后的好分數,那對不住了,明天我就給您辦理退學手續。我希望每位家長都成為學校教育的同行者,共同創造一個滿意的教育教學過程,共同培養一個德智體美勞全面發展的鮮活個體?!?/span>

    我們不能因噎廢食,讓孩子缺乏了必需的成長體驗

    多年前,我站在校門口迎接學生,看到學生興奮而神秘地抱著大的毛絨玩具走進校門。經過詢問得知,這是送給同班同學的生日禮物。

    我心里開始擔憂:伙伴之間相互慶生是好事,但是如果沒有引導,就容易滋生攀比心理,就會走向教育的反面。

    后來,又發生了為慶生喝酒、家長組織豪華生日會等事件,過生日這事似乎與感恩、責任都無關了。教育中有很多重要陣地,不抓住就會被不良價值觀搶占。我覺得:學校教育有責任引導學生過真正能觸動心靈的生日。

    我們組織家長共同設計方案,給學生集體過生日,并為初二學生設計了以“成長、責任、感恩”為主題的14歲生日慶典。

    整個生日慶典分室內、室外兩個階段:

    室外階段,通過傳遞火炬讓孩子感受一代代人的責任與傳承,父母展示孩子從小到大的照片,回憶一路走來的酸甜苦辣,展示孩子成長帶給家人的快樂和幸福;現場有校長、教師寄語,教師重新回顧孩子的成長,感悟職業的幸福感;在現場集體宣誓環節,孩子們共同舉起稚嫩的拳頭,對自己、對家長、對學校、對民族、對未來擲地有聲地許下諾言;室外階段還穿插了一些源于生活,源于師生情和同學情的舞臺節目。室外階段最后一個環節,初二年級主任提議家長與孩子們一起站起來,面對面握住對方手,伴隨著溫暖而動情的音樂,一段畫外音響起:“親愛的孩子們,你們有多長時間沒有好好看看自己的父母了,他們也許不再年輕,眼角也有了歲月的痕跡。還記得14年前,你們呱呱墜地的時候,家人的欣喜,打爆電話告訴所有的親朋好友你順利來到這個世界,我當爸爸了、當媽媽了……孩子們握住身邊父母的手,是這雙手牽著你長大……”現場氛圍將每個人內心深處的情感都激發了出來。正處在青春期的孩子,此刻卸下防備,與父母相擁而泣。

    室內階段,家長拿到了孩子們為期兩個月精心撰寫的上萬字親人小傳,迎接孩子的是擺在他們桌上的是一塊小蛋糕,一個小蠟燭,還有一封密封好的家書。孩子們到了青春期,也許很久都沒有與父母心平氣和地促膝長談,讀著父母用心寫的家書,不少孩子悄悄抹著眼淚。當孩子們讀家書時,一旁的家長在讀孩子撰寫的親人小傳。翻看這本傳記,孩子用自己的方式記錄著、講述著爸爸或媽媽的童年、求學、求職、戀愛、結婚、生子的過程和難忘的故事,很多家長在細細品讀的過程中淚流滿面。在青春期,孩子與父母之間難以調和的矛盾,這一刻都慢慢化解。

    整個生日慶典孩子們感受到親情、友情、師生情,懂得自己長大了要有擔當。為此,慶生的意義就產生了。

    在山大附中三年時光里,每個學生會為自己和家長出兩本書,一本是在初一下學期撰寫的童年小傳,另一本便是在初二下學期撰寫的親人小傳。這些都是項目式學習的一部分,也是落實國家課程、整合滲透地方課程的一個載體。語文統編教材八年級下冊前兩個單元是新聞采寫和人物傳記,基于課本的內容,教師首先為學生提供更多人物傳記的文章讓學生們擴充閱讀,進而提出為父母寫傳記的項目內容,讓學生在“做中學”,將教育教學與生活完美結合在一起,既落實了學生語文學科核心素養的培育,又教學生去發現生活、感受生活,實現全員育人。

    為了發展孩子的核心素養,山大附中愿意冒風險一次次對教育理念進行重新定義,對教育行為進行全新設計。我們曾在全校做過一個調查問卷,其中一題便是統計“學生最不喜歡的課”,令人意外的是,思想品德課竟排第一位。分析原因時我們發現,與生物課做實驗、地理課走進自然接觸真實世界不同,思品課上講的人生道理只通過讀書、背課文、做題來掌握,實在太枯燥了。

    是啊,沒有經歷過,就不能刻骨銘心,就難以從內心深處生成責任。窄小教室里的體驗太有限了,應該讓學生將目光投向遠方,投向更為寥廓的星空,親近自然,走進社會,在參與中體驗,在體驗中感悟,在感悟中升華,在升華中踐行。從而與他人、社會、世界萬物發生聯系,并在這個過程中運用知識,磨煉心性,經歷成長,感悟人生。

    為此,我試著圍繞育人目標專門成立課題組,帶領大家一起研究成長系列的德育體系。

    從2007年起,每年國慶節期間,山大附中都會組織自行車文化之旅活動。歷時4天,騎行千里,由老師帶領學生體驗山東文化、踐行低碳生活、磨煉堅強意志;寒暑假期間,學?;诙鄬W科內容整合,設計并實施了國內外研學課程。目前,國內研學已經形成了“跟著課本游江南”、“重走絲綢之路”、“魅力江西”、東北文化游、湖湘文化游、古都文化游等各具特色的研學路線;學校還與美國、英國、澳大利亞、德國、加拿大、日本、印度、以色列、新加坡、泰國等多個國家建立了合作關系,開設了國際研學課程;為了加深職業理解,學校還會組織學生到父母單位跟崗,了解父母的工作性質及工作狀況……一系列德育活動課程的實施,讓學生真正在經歷中成長。

    很多人問我,如今安全壓力這么大,你還敢帶學生去騎行去遠足?說心里話,每年國慶節孩子出去騎行,我的心都是提著的。但我們不能因噎廢食,讓孩子缺失了必需的成長體驗。

    “畢業多年,我還記得附中為我們做的一切,想起自行車之旅流過的汗水,想起14歲生日慶典上與父母相擁時感動的淚水,想起40公里徒步堅持到最后的喜悅……”這句話出自一位?;啬感5漠厴I生。山大附中已然成為他留戀的精神家園、難以忘懷的美好回憶。

    有人說,我是個教育的信仰者。我喜歡這個稱呼,信念之于教育就像水之于魚。它不是閃念,而是建立在切實分析教育現狀與學生發展規律基礎之上的發自靈魂深處的價值認同。從最初的“教師發展的沃土,學生成長的樂園”到“關懷生命成長”,再到“養心育德,養根育能”,到現在的“共享生命成長”;從“做有信仰的教育”到“站在文化的角度上思考教育”,竟不知不覺到達了教育的美夢里。


    • 集團微信
    • 附中微信

    版權所有 ? 2011 山東大學附屬中學

    ICP 備案號:魯ICP備05046216

    學校地址:山東省濟南市洪家樓北路177號

    咨詢電話:88378724、88375996

    公開郵箱:sdfz@sdu.edu.cn

    地址:山東省濟南市洪家樓北路177號   
    郵編:250100   
    電話:88377096
    傳真:88378724   
    校長信箱:zy.sdfz@163.com